侑士的宝贝甜蜜饯

❤❤超好的两个小哥哥!!

景还是希:

今天没有文


( 以下内容手动高亮!!)


只有我,zqsg、完全主观、不成体系、毫无逻辑的花式吹!!!


☞首先花痴一下我的两位男朋友


💘侑士哥哥


大家都说,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但说实话,我也说不清我心里的侑士是什么样的。


忧郁的,冷静的,神秘的,又温柔又冷漠,又克制又放肆,又冷又暧昧……


有时候我觉得他的性格就是很常见的那种文青少年。虽然天才、长得帅,这些并不普通,但是爱吐槽,爱网球,很有责任感,爱看纯爱小说,喜欢昭和年代的歌,这些都是很普通很正常的爱好。


又觉得他看起来就很会谈恋爱。是那种哪怕不能在一起,但跟他在一起他会慢慢教给你很多东西,会让你变得更好(更自信,更懂得表达自己,更懂得珍惜自己这种)。情商高到不可思议,如果跟他玩暧昧,你绝对玩不过他的那种。


他又总给我冷淡漠不关心的感觉。我一直觉得大概是他的绝招给我留下的印象,闭锁心扉。这种随时随地能从一段感情里抽身而去的不确定感,还有那种不管以前再爱,只要选择放弃,那么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再碰了。当然也有可能他的扑克脸给我的印象太深?


他特别适合红酒微醺这个意象。就那种,优雅的,慵懒的,漫不经心的,撩人的,意味深长的……


斯文败类这种形象也超适合他!!!!!!他不适合病娇这种角色,但非常适合带点儿偏执的性格,或是那种在道德底线徘徊的感觉。概括就是,他特别适合那种不太正常的形象。(我只是想想!想想!脑补!)


💘迹部男神


除了肤浅的爱着他的颜值、庸俗的爱着他的钱之外,他真的是我非常非常热爱、向往的人。怎么说呢,我一直觉得景吾这样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。


热情,骄傲,护短,敢爱敢恨,从骨子里对这个世界的热爱,从不惧怕付出,不会有那种我这样付出会不会不值得、我对他们这么好他们怎么不回报的想法,他的喜欢,就是对你全然的接纳,他的付出不需要回报。


他的自信源于他的实力和他的内心,他骨子里就有非常强大的保护欲。所以对周围的人,他从来都是用一种照顾、纵容的态度。


而总是不擅长应付别人谢意的景吾,看起来又真的超级可爱了。


这样的迹部景吾,真的非常想让人跟随。只需要站在他身后就可以完全放心的安全感。


如果说侑士是我当男朋友喜欢的,他让我有想跟他谈恋爱的想法。那么景吾,是我当男神喜欢的,像神明的信徒信仰上帝那样。我信任,我跟随,我憧憬。因为有这样的他存在,所以这个世界变得稍稍可以期待了。


所以我一直不太能写好景吾。


他在我心里是那种看起来轻浮但实际上非常强硬的人。虽然平常非常幼稚非常浮夸的喜欢各种形式主义的华丽,但他内心非常坚定,非常成熟。


简言之,他整个人都非常苏!比玛丽苏、汤姆苏都要苏!!!我根本说不出他一分好!


他怎么这么好!泣不成声jpg


☞接下来就是吹吹我们忍迹(完全主观,接受反驳,但不接受批评)


他俩,怎么说呢,也许是人设太苏,也许是太高大上?总给人一种不接地气的感觉。


(他俩唯一的错就是太完美!)


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.jpg


学霸,天才,高富帅!别说其他,就这些光环,就够吾等凡人仰望,所以有勇气喜欢他俩并且表白的绝对都不会普通。


不过幸好他俩跟对方cp了。👏


首先,值得庆幸的是,虽然对我们来说,他俩非常的高大上,不接地气。但对他俩来说,双方都是站在同一层次的人。


他俩都初遇我超级喜欢。忍足先是以他的实力成功获得了迹部的欣赏,当然,迹部的实力也成功吸引了忍足的注意。每次看到这段,我都觉得侑士看景吾的眼神就是赤裸裸的一见钟情。


比起冰帝其他或是学弟或是单纯或脱线,忍迹两个人的心理年龄、审美水平相当。所以聊得来基本上可以想象的。


而忍足侑士,这个性格非常迷的男子,不止吸引了我的注意,我猜他这种矛盾的气质也会非常吸引景吾。


至于侑士对景吾?(我都说了他对景吾一见钟情了)侑士腿控,景吾腿又长又好看;侑士文艺,景吾莎士比亚随口就能念出来;侑士喜欢年上,景吾比他大好几天呢(×);三厘米身高差更不用提了。


迹部景吾欣赏一个人,会毫无保留的对他好,信任他。他对侑士就是这样。侑士打球,总有种不认真或是没有战意的感觉,但是,作为部长的景吾,他从来不说。他完全信任忍足侑士的判断,相信他的选择,所以从来不会在这方面对侑士多加干涉。(此部分参考自知乎)


不知道忍足跟岳人打双打是谁出的主意,如果是监督,我要为他的眼光鼓掌,如果是景吾,那我就要吹一波忍迹的默契了。


如果是他让忍足去打双打,只能说,他也知道忍足的这个问题,但他更相信,无论怎样,在双打中,忍足会负起责任,不会让同伴失望。同样的,忍足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,并且成功成了他的脑残粉。(一个全员T厨的世界里非常坚定的A厨👏)


我还特别喜欢景吾对侑士的称呼,我们的天才什么的。虽然说景吾是个T厨,经常吹手冢,但只有景吾坚定的、从头到尾的、总是很骄傲的,一直在吹侑士。景吾一直执念于想跟手冢打球,认定的对手嘛,吹一下是正常的,毕竟对手实力强,打败他的我才更厉害。但是,吹侑士,是毫无理由的。仅仅是向其他人炫耀,他可是我们学校的天才。炫耀诶,炫耀的前提是属于自己啊朋友们!


还有,忍迹音色特典里,我觉得最萌的,不是侑士最后叫景吾“小景”,也不是千夏一直觉得超级苏的侑士说的那句“我有一个秘密”。而是侑士问,“你知道我一直呆在冰帝的原因吗”的时候,景吾突然就非常大声非常害羞的转移了话题。明明侑士还什么都没有说。你对你在侑士那里的特殊待遇心知肚明啊,景吾。


总结↓


我觉得他俩的感情是这样的:不是没有你不行。没有你我也能过得很潇洒很精彩,但有你更好。


我永远都会在你身后,有困难的时候、你需要我的时候,请回头。


我能够永远一往无前、迎难而上,但感到疲惫、遇到困难的时候,可以毫无负担的向后靠。


#一吹他俩就文思泉涌#
#忍迹怎么这么苏#
#我好想跟他俩谈恋爱啊#
泣不成声jpg

这张小狼乖巧的过分啦!!!截的恰到好处!!❤❤❤❤❤

【K莫】医患关系-第一章/黑社会大佬K×鬼才医师莫

😲😲😲

鲁门三把斧:

目录·粮仓总汇(请戳我)


※祝食用愉快!


莫扎他最烦自己看片儿快高潮的时候被人强行摁进手术室。


“来活儿了,”肖奈一脸稀松平常的把手术服递给他,“好好干,有奖金。”


莫扎他带上口罩送他露齿一笑——


“您得赔我一场AV电影。”


 


庆大毕业,师承名医,莫扎他的大名早在本科实习的时候就已经传遍整个四九城——


分毫不差的操作手法,行云流水的缝合技术。


其他医师无法完成的高难度外科手术,在他看来就如同探囊取物——


“卧槽这活儿我不接!”


莫扎他连滚带爬的从手术室里跌了出来扒下脸上的口罩大嚷道——


“一帮黑社会在手术室里堵我!”


 


正在前台检查登记的肖奈回过头,皱眉道:“放肆!成何体统?!”


“对啊!手术室那么神圣的地方……”


“我是说你。”肖奈冷道。


莫扎他:“???”


“我咋了?”


只见肖奈一推眼镜,“啪”的一声合上病例——


“你不知道?”


“手术室里排着的那些人,都是来找你报恩的。”


 


“你放……”莫扎他憋了半天把脏话压了下去。


“老子一直兢兢业业救死扶伤,黑白道的事儿我从!没!沾!过!”


“哦?”


肖奈冷冷一推眼镜:“沾没沾过你再进去看看就清楚了。”


莫扎他狠狠瞪着对方,转身大力推开手术室大门,冲着门内一众西装革履的英俊小生沉声道——


“我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医师,我不认识你们,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找我来干嘛,但是我警告……”话未说完,只见隔断后传来一个低沉磁性让人不容置喙的男声——


“郝眉。”


莫扎他被对方这充满气场的声音唬得一愣:“啥?”


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定制西装,眉宇高冷凌厉的男人自隔断后徐徐踱出,一眼便锁定住了莫扎他,遂勾起嘴角——


“别来无恙,郝医生。”


 


莫扎他这辈子没多大抱负多大胸襟,学医的时候认认真真,工作之后仔仔细细,让世界每天少死几个人就是他这辈子的终极目标。


现在他觉得嚷嚷着要实现这个目标的自己是在太傻太天真。


三个月前。


帝都憋了好几天的持续高温,终于大发慈悲的下了场暴雨。


然而这场雨并没有把人类躁得快自燃的心火浇灭。


那天莫扎他破天荒的上了回白班,下午偷了个闲看了场电影,晚上在家附近下了顿馆子,酒足饭饱后正叼着根牙签儿大摇大摆的在自家小区里闲溜达呢,这就发现单元楼下的草坪里好像扔着一个什么东西。


估计是楼上缺德,直接顺窗户丢的垃圾。莫扎他这样想着刚要转身走开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以及一连串急促虚弱的呼吸声。


莫扎他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止住步子——


坏了!


 


男人恍惚间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脸。


小手特别软。


“大哥?!”莫扎他急得不行又不敢放开吼,“您醒醒!能看清我手上这是几吗?”说着伸出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,“您别睡,一定要跟我说说话!”


男人虽然受着伤,眼神却也十分不寻常的犀利,不言不语的凝视着跪坐在他身边喋喋不休的莫扎他,一把推开人想要坐起来——


“您别动!!”莫扎他一把又将人按了回去,“伤口在肚子上,您就算再不惜命也得好歹注意点儿个人形象吧?!”


男人:“……”


莫扎他见对方又不理他,索性掏出手机拨了个120——


“您放心,我先负责帮您止血,一会儿大队人马就……”话音未落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——


“你干什么?!”


只见男人英俊凌厉的轮廓离得他只有几毫米远,近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。


男人死瞪着莫扎他半晌,将对方握着的手机狠狠掷在地上,哑着嗓子道:“滚!”


 


莫扎他盯着人半晌,怒极反笑。


“我知道大家平日里可能不太尊重干我们这一行的,但是您是不是忘了……”


莫扎他撸胳膊挽袖子潇洒一抬腿,大大咧咧的跨坐在了对方身上——


“现在谁特么才是弱势群体。”


“你!”男人气得浑身战栗,伸手想抓莫扎他却被对方轻巧避开——


“可能您没事儿的时候一个能打我十个,可您现在……我劝您还是少逞能!”


男人咬牙死死瞪着莫扎他,恨不得用眼刀把对方撕成碎片。


“从我身上下去!”


莫扎他边从善如流的勒紧对方不断渗血的腹部伤口,一边闲情逸致的一挑眉:“下去?求我!”


“我……”男人显然在对方强大的流氓气场面前吃了瘪,看着对方的眼神稍稍变了变,冷静道——


“告诉我,你是谁?”


 


“当时真不应该告诉他!”莫扎他手捂大脸泣不成声,“老子真是……”


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~”愚公送对方绵绵一刀。


“没错!”莫扎他抽了张纸巾顺便从对方手里抢走了马克杯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给自己留条后路……”


话音未落,只见肖奈风风火火的搂着一大摞文件推门冲了进来,拉开椅子坐下直揉太阳穴。


莫扎他见平日里稳得很的老院长都这副情状,顿时吓得往墙上一靠——


“这帮人还没走?!”


“何止没走……”肖奈咬牙道,“你不妨出门看看。”


 


莫扎他心惊胆颤的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
走廊静悄悄的,没人。


他放了放心,又继续往前走。


前厅也静悄悄的。


正当他以为解除警报要扭头回去的时候,面前住院大楼的自动门突然自己弹了开——


只见刚刚出现在手术室里的马仔们在莫扎他面前整齐的一字排开,面带微笑怀抱花束对着莫扎他就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九十度大鞠躬——


“嫂子好!”


【K莫/原书设定】失重

眉眉好好可爱!!!🌸🌸🌸🌸

包子脸da楚楚:

短篇,预计两发,四章完结


一个关于少年郝眉找刺激的故事









午休时分,我整理了一下桌上刚收的数学作业,和同桌打了声招呼就去了教师办公室。办公室里吵吵嚷嚷的,我抱着那叠作业小心翼翼地从老师们的转椅间穿行,终于到了班主任的位子上。没想到班花也在,她似乎刚刚接受了班主任的训话,哭得眼泪好几行,脸红扑扑的,但我还是觉得她挺好看。




班主任看到我来了,挥挥手示意我把作业放下:“郝眉,去把你同桌叫过来。”




我光顾着看班花哭花的脸,愣了愣才应了班主任一声,转身时恍惚听到班主任又责怪了她一句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谈什么恋爱”。我不自觉转回头看了一眼,见班主任瞟过来,又赶紧把脑袋转回来,故作镇定慢慢悠悠地往外走。


回到教室,我很沉痛地通知了同桌他恋爱被抓包的消息,本着革命友谊战线的精神对同志表示了慰问,最后带着崇敬又憧憬的眼光目送同桌去往前线应战。




是的,我很憧憬。




拿起笔写了两道题,我又没心思了,集中不了注意力,接着做题也没有意义。年轻人嘛,就是这么容易向冲动低头。我往黑板上的钟撇了一眼,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,足够了。环顾四周,没什么人注意我,我心中窃喜,偷偷摸出书包里的手机塞进口袋里,钻进男厕所的隔间锁上门,编辑简讯[你在干什么?],我的手有些颤抖,这么几个字还能打错了两次。我攥着手机,呼吸越来越快,虽然在男厕所里以这样的频率呼吸很糟心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。




今天早上才下了雨,天气闷得人躁动又忐忑。我靠在男厕所隔间的门上,面料不透气又粗糙的校服被汗黏在身上,我攥着手机,死死盯着屏幕上的时间,看着数字一分钟一分钟地叠加,心里有些绝望,也许她不想回我的短信?不不不,她一定是在做别的事情,没空看手机。




旁边的隔间大概是有哪个不良在抽烟,尼古丁刺鼻的味道飘过来,我有些受不了了,我一向不喜欢烟味。就在我要推门出去的时候,手机突然震动了。我狂喜。




[工作,现在休息。]




我突然觉得烟味混杂着下水管道的味道也没那么让人受不了了,[工作很忙吗?我会不会打扰你?]




这一次那边很快就回复了我[没事。]




似乎对话进行得很顺利,但我反而不知道能说什么了。




简讯那一边的是我正在追求的,嗯……网友?大概。




她是我在幻想星球的游戏里认识的花剑,名叫手可摘星辰。她已经工作了,按照她告诉我的年龄,是个小姐姐。而且是高贵冷艳,在游戏里都不屑用女号来骗取男性玩家的帮助,宁可用花剑这样的娘炮男职业独当一面的,小姐姐。


在我的幻想里,她大概是初入职场但精明强干的优秀女性。我在游戏里和她组过一次队,那个任务正好需要一男一女玩家完成,经过这次二人世界后,我就对她不能自拔了。


我纠缠了她三天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要到了手机号,她允许我给她发简讯,不过电话从来不接,大概是工作太忙了。




愣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,好不容易和她在游戏以外的时候搭上线,怎么能发呆?


[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]刚要发送,我又删掉了,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,询问现实生活里的问题是不是太早了?


[你午饭有好好吃吗?]想了想我还是又删掉了,这哪里像一个成熟睿智的男人说的话,听起来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似的。


我抬起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[今晚上线吗?我八点上线,长安月下等你。]




[好。]




我捧着手机反反复复地看手可摘星辰回复给我的几条简讯,锁了屏幕才发现,嘴角都快够着耳朵了。哎,什么时候才能和手可摘星辰在游戏里结婚呢?




打开隔间的门,我还得面对现实,回到教室里去当我的好学生。




……




[美人师妹,在吗?]




我正放着天衣挖矿,手里还在算数学题,家族里一个玩得不错的妹子突然私聊,我腾出一只手回复了个标点算应声。




[我跟你缩,我跟你缩。你是要和手可摘星辰结婚了对吧美人?]




我不置可否,喜帖都发了有什么好问的?经过我三个月来的不懈努力,游戏里拼命助攻,生活中简讯轰炸,没皮没脸,终于追到了手可摘星辰,并求婚成功,虽然只是在游戏里。离奔现还有距离,不过对我这种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的愣头青来说已经是质的飞跃了。


这会儿,手里数学题算到关键地方了,我就随手敲了个问号表示有事快说。




[昨天我们C市玩家聚会,族长一声不吭就把手可摘星辰带来了!!!!!]




我随手就丢了笔,贴到屏幕前。即使我和她每天传简讯,她仍旧话很少,只是我一个人在说说说,她回复些简单的“嗯”“好”,最给面子的时候回一个“然后?”。这一回,似乎是我离她最近的时候。


我摸过水杯喝了一口,深吸一口气,敲键盘:[你你你你确定是我们家手可摘星辰?]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对方已经又回复过来了。


[我擦,美人你真的赚到了!上次你是说你俩有传简讯,说不定能奔现对吧!我的天呐!手可摘星辰真的真的太帅了!不太说话拽拽的,你也懂啦,现在女生最吃这套。昨天好几个女生都去要他的联系方式他都没给,说是有美人师妹了。我的天呐!]




我盯着屏幕上那个“他”,久久不能言语。


我的一颗少男心,被猪供了,还他妈是头公猪。


我一把抽过鼠标卸载了幻想星球,拿起手机删掉了简讯和号码,扑倒在床上大哭起来。




本来我以为,失恋这么凄惨的事情我怎么也得哭一个晚上来祭奠我逝去的青春。但哭了一半猛然想起来作业还没写完,明天早上要交,我还是起来接着把那道数学题写完了。




写完就不太想哭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我快要大学毕业了。




老三调戏微微师妹去了,愚公给学妹修电脑去了,猴子酒跟楼下哥们儿一大早就打球去了,不带我,而且至今未归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室友居然一时间都有的忙,我午觉醒来已经错过了食堂的饭点,这会儿只能上附近的小炒店吃了。小炒店好是好,就是一个人吃怪孤单的。


不过想想,就算他们几个来了,也很无聊啊。都住一块儿四年了,能说的话都翻来覆去倒八遍了,老三和微微师妹那点儿八卦他们几个都是亲眼看过来的,脸聊的余地都没有,其余的三个单身狗说起妹子都是泪,谁也不提了。都到临了要毕业的时候,接下来他们还要在致一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,脸别人家分别的话都没得好说,想想和他们几个一起,确实也挺无聊的。




不过人生处处有惊喜:“诶!你不是我们学校食堂那个,打菜…”我赶紧收嘴,这样和帅哥说话多不礼貌啊,“那个工作人员,吗?”




帅哥黑衬衫白围裙,模特身材杂志封面的脸,居然在小炒店当厨子?我在心里默默泪目,果然知识就是力量,这位小哥可能头脑不太好。


但他,帅啊!




“没事,”厨师小哥说话了,声音也好听,“你最近没来。”




我勒个去,他不仅帅,他还记得我!不行了,这眉哥必须要交个朋友了,不做个朋友过得去吗?在我没话找话,就食堂青菜盐的问题与他进行了一番讨论后,小哥甚至为我列出了独家菜单。我当时,我都激动得不行了,这哥们儿仗义啊!这岂止是朋友,这得晋升为我眉哥的兄弟啊!哎呦喂,大兄弟你等等“我们留个电话号码吧!”




这兄弟还不好意思了,还“我只是个厨师,炒菜的。”眉哥是吧,啊,必须得给兄弟春天般的温暖,热水袋一般的热乎劲儿啊!我赶紧补了一句“我就是个程序员,码代码的。”




他转过身来,表情有一瞬间很微妙。不过那会儿我心里一边还埋怨着那群不靠谱把我给撇下的室友,光想着哎呀眉哥我要给自己整个仗义的兄弟了,特兴奋,都没来得及细想。




反正最后我搞到了厨师小哥的手机号码。




我往手机里输他号码的时候他一直看着我,似乎在等什么事情发生。


我没明白,毕竟什么也没有啊,不就输入个号码吗?